南美足球越来越欧洲 将整体融入到战术组织中

前两天与同事聊世界杯,大家有个感觉,比如巴西、阿根廷这些南美球队,踢的越来越欧洲化。

  欧洲足球与南美足球,在风格上,曾经有很大不同。欧洲足球更注重战术组织、整体配合和效率,追求比赛结果的胜利更甚于追求比赛过程的观赏性。欧洲不乏个人技术突出的球员,但一旦走上球场,他们不会过多展现个人主义,而是强调集体,融入到球队整体的战术组织中。

  南美足球则不同。巴西、阿根廷等球队,通过自由奔放的场上表现,个人技术的华丽展示,赢得了一代代球迷的追随。罗马里奥、罗纳尔多、德尼尔森、罗纳尔迪尼奥、里克尔梅……南美足球为世界贡献了许多技术出众、个性鲜明的著名球星,他们被看作是艺术足球的代表,比赛如同表演,极具观赏性,令观者愉悦。这让南美球队相比欧洲球队,不太注重整体战术组织和个人纪律要求。

而近些年,南美足球变了。本届世界杯上的巴西队,唯有内马尔尚存艺术足球的遗韵,而其中场如古斯塔沃、保利尼奥、费尔南迪尼奥、拉米雷斯等人,均是一票肌肉男,论技术和创意,已不复桑巴风采。再看阿根廷,情况相似。梅西更像一个欧洲球员,简练、快速、高效,绝少花哨、炫技。

  南美足球为什么愈益欧洲化,或许要从场外找原因。

  南美球员多出身贫民窟,他们的个人技术,最初来自于年少时在街头踢野球的经历。南美国家的基尼系数一度排在世界前列,政权的持续动荡,社会贫富的巨大鸿沟,以及快速城市化的公平缺失,造就了大规模的贫民窟这一特殊现象。

  贫民窟的贫民靠什么改变命运?体育运动是出路之一。但不是所有体育运动都适合贫民。足球、篮球等项目,门槛低、市场大、收益高,是穷人改变命运的捷径。而马球、高尔夫、赛车等运动,投入大,不是穷人能玩得起,是富人至少是中产阶层的游戏。体育运动以及运动员肤色的背后,是社会阶层的分野,社会财富的差距。

  近些年,南美国家比如巴西跻身金砖四国,成为新兴发展国家,社会政治相对稳定,有人统计,南美国家的基尼系数在下降。这意味着,开始有更多的穷人参与分享经济成果,社会流动有了更多渠道和方式。这将会传导到社会细部,带来改变。

  南美足球欧洲化,可能还与现代足球的发展潮流有关。千变万变,唯快不变,在高速运动中完成技战术组织,成为足球主流,站着踢球的古典方式被抛弃,如果不能驯顺于整体战术,个人哪怕技术再好,也会被挡在门外。

  另一方面,现代足球与科技结合得更紧密,球员个人能力日益数据化,一些优秀的教练,如穆里尼奥、勒夫等,都是运用数据的高手。他们会通过收集和分析数据,来选择球员,安排战术。现代足球更理性,更逻辑,更高效,因而也更无情,技战术的浪漫主义以及无政府主义便如同阑尾一般。

  足球世界的故事,也是现代化的故事,现代社会的故事。现代化的逻辑,伴着全球化,渐成一种世界进程、世界逻辑。理性、逻辑、效率,现代的典型特征,曾主宰了工业,主宰了时间,这会儿它正在主宰足球。

  独舞的探戈

  打入两球的梅西被替换下场,他享受着全场阿根廷球迷的膜拜。而在开场前,对手尼日利亚的队长也开始追星,拿着一大包类似礼品的袋子送给梅西,要知道比赛前两天正值梅西27岁的生日。

  在巴西世界杯上三场比赛打入四球,一个最好的梅西正在慢慢展现。世人在沉醉于梅球王的表演之余,也不禁发问:没有梅西,阿根廷怎么办?

  对于阿根廷来说,真正的世界杯是从淘汰赛开始的。就梅西而言,他当然已经做好了准备,可他的队友似乎还没进入世界杯的节奏。

  伊瓜因和阿圭罗被球迷看成梅西左膀右臂的两位悍将,本届世界杯至今还没能进球。阿根廷的豪华三叉戟,如今变成了梅西这一杆白金长枪,淘汰赛就在眼前,梅球王的单骑救主戏码还能演下去吗?

  至少在世界杯的历史上,这的确发生过。1986年的墨西哥世界杯,马拉多纳凭借一己之力带领阿根廷队最终夺冠,如今的梅西,正走在前辈曾经的道路上。

拍拍剑指淘宝,一场无关大局的战争打响,但C2C逐渐成为过去式的大背景下,这场战争注定实力悬殊过大 « 上一篇下一篇 » 手机的生产出期如何查看?如何防止买到二手翻新手机?
相关文章
回到顶部